学生妹兼职/红泪

文章来源:应用宝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0日  【字号:      】

学生妹兼职

学生妹兼职

  (三)
  在部队的生活比在家中舒适多了,学生妹兼职有时还是很想家,这期间我给家里写过几封信寄回一些钱去。第二年的冬天我惊喜的收到了母亲寄来的包裹,我欣喜若狂的将它打开,看见一件半新的棉衣,我扫了一眼它袖口上的一排细密的线痕,心陡然凉了下来,那是弟弟爬树时扯破得棉衣,我有些心寒,更多的是伤心。
  “嗨,林子!你多幸福啊!”战友羡慕的拍拍我后背,眼皮累的都抬不起来了,但眼睛中却闪着贪婪又羡慕的光。
  “我才不稀罕呢!你要穿,你拿去!”我生气的说顺了他的意,他高兴的直接穿在身上,我不屑的躺倒在床上。那一天我才知道什么叫冬天,黄土高原的风刮的干冷,我的脸整日像被刀子割似的疼,我实在冷得不行了就裹裹单薄的衣裳,战友看见我冻成这样有些不安了。晚上他把棉衣还给了我。
  “林子,这是你妈妈给你做的,我穿着心里过意不去,难受得很呢!还你吧!说实话,这棉衣真暖和!”战友有些恋恋不舍的还我,我摇摇头。我林子什么时候反悔过啊,最后再三商量,我用那件旧棉衣换回了母亲寄来的那一件,战友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我穿上那件棉衣,温暖袭变了全身,真的好暖和啊,我真为母亲感到骄傲。战友们都愿买母亲做的棉衣。我想这样可以帮母亲补贴家用吧,便写信给母亲说了这件事,母亲答应了,我突然觉着母亲已不再是我一人的母亲了。
  多少次在夜中醒来,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对我几近残酷的母亲来。家中的5亩田都是她一人操劳吗?弟弟也长大了,可以帮母亲干些活了吧。我乱想着,最后不住提醒自己,既然逃出了囚牢,以后就不回去了,那家有什么可留恋的?
  (四)
  命运似乎在跟我开玩笑,但我知道他不会让我轻易解放的,在受检阅的前三天,我突然高烧不退,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部长的女儿每天都来看我,送来滚烫的鸡蛋和为我熬的粥,但我还是一连病了半个月,病好时,我的当兵生涯已经结束了,我落伍了。
  “林子,你留下吧,做我的女婿,我保证你以后会高升的!”部长说,我犹豫着,“如果你想你母亲了就把她接来住,省的整天在梦中喊她。”我听了一怔,原来我日夜呼唤的那个人还是在远方的母亲啊,顿时我已热泪盈眶。我真的很想她,她的手磨破了多少次啊?她还能准确无误的将线穿入绣花针中吗?她的腰板还能挺起吗?她的发斑白了多少了?
  我再也忍受不住了,谢绝了部长的好意,连夜赶回家中。
  门打开了,我终于看见了母亲,我日思夜想的母亲。她看见是我先是怔住了,但我的泪水已流泻而下了,我高兴的拥抱着母亲。母亲却将我推开了:“你回来的正好,明天可以秋收了,正愁人手不够呢!”母亲冷冷的说,看也没正眼看我一眼就回房了。直到她房间中的灯熄灭了,眼前黑暗一片,我记得要回房间。
  那晚的风很大,它无情的撕扯着我的心,不觉让着破旧的家更阴冷了。我疲惫的将行李拖回房间,躺倒在冰冷的床上便睡去了,梦中梦见了一望无垠的黄沙和白雪素裹的土壑,但是它们在梦中给我的感觉却是温暖暖的。而在这里的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我瑟缩着屹立在风雪之中。
  (未完待续)


   田野里的油菜花开得比往年早了些,在阳光下黄灿灿地一大片一大片,显得格外刺眼。空气中散发着似有若无的香味,假如我能用味觉来形容,那一定是甜的,像棉花糖一样的甜,是幸福的味道。我皱眉苦笑着,心头突然泛起莫名而强烈的难过,让我想窒息。而田埂的那株樱花正苦无其事的开得绚烂,蜜蜂在它的枝头飞舞,旁边的桃树也生着大朵朵的花苞,似乎要裂开来的样子。
  这就是我在那间昏暗的屋子里从镜片上看到的一切,一切都生机勃勃,而那面躺在角落里的破残的镜片却和这一切形成鲜明的对比,仍在坚持着它的悲凉,固执地立在那里不偏不倚,告诉我那些已离去的物事。“你妈不在呀!”村头的大嫂问,“她不要我了,走了。”我如此回答她,却像在对自己说,云淡风轻,散发着一股一股叫无所谓的味道,可是心里却在挣扎着,固执的自己,什么时候才会对过去说一声“对不起”。
  那面镜的左下角还依稀可以看到“贺”字,泛黄了红色像血迹。那是父母的结婚纪念品呢!听母亲说它在当时已经算得上奢侈品了,而如今,它已面目全非,似我的身旁——物是人非。还记得,小时候的我踮着脚尖儿在它面前别夹针呢!母亲总会把它放下来,立在干净的木质地面上让我看到自己的整个样子,是一张笑得很灿烂的稚嫩的脸;还记得,小时候的我一放学回家就先往屋里跑,然后把所有的窗打开,再然后对镜子里的母亲傻笑,我爱它,是因为我爱母亲,小心翼翼地深深地看着,像爱那个家。
  可是无论我是怎样的小心护着,它还是破了。
  那是一个被浓雾包围着的早上,那是大年初一。还未踏入屋里就听到厨房里传来低低的吵闹声,似乎在尽力的压制着,一不小心就爆发的样子。南和小朋友在屋外放鞭炮,时不时传来他兴奋的笑声,快乐无忧。他一定没听到母亲的那句话:“分孩子吧!”我在门槛外的脚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我不知道,这个地球是怎么了,是转得太快还是突然停止了转动,以至于我的世界摇来摇去,找不到支撑点。
  脚步声越来越近,慌忙中我跑进另一间屋里,对面墙上的女孩泪落如珠,突然墙外传来沉闷的撞击声,伴着似雷一样的声音传来——“离婚!”我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还来不及反映,镜子在下一秒瞬间落地,碎片七零八落地摆在我面前。至此,那个家便随着那面镜的破裂也不再完整了。从此,再也听不到母亲的催促声,再也听不到南的笑声了。
  自以为已经麻木的我,当看到紧锁着的门环上锈迹斑斑时,心还是顿了一下,时间像凝固了般不再流逝,心底还是狠狠地疼了一下。我对自己说的谎还是被现实拆穿了。
  那些镜片已不知去向,我手足无措的像个迷了路的小孩,到处找寻,像在找过去的日子,最后在三楼的木板下找到了,蒙着一层厚厚的灰。我抚着那些碎片,像在感受已逝的幸福。而往事如风,那幸福的片段又怎么可能连接回来呢。
  碎片躺在角落里像在看我。我再也不喜欢开窗了,是不敢,害怕一不小心那些回忆像碎片一样割破自己的手心结不了痂,害怕那些过去捕天盖地地涌来淹没了自己,害怕被那些美丽吞噬掉,坠落悬崖,葬在深渊。
  但……学生妹兼职仍会守着那些碎片,等待破镜重圆那一天的到来。





(责任编辑:暨笑柳)

专题推荐

  • 龙岗区南岭村社区党委书记张育彪:“那一刻,我热泪盈眶”
  • 品质福田 魅力都会!福田区推进高质量发展,打造高品质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