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麻将大赛/不要用爱惩罚我

文章来源:中国邮政速递物流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0日  【字号:      】

世界麻将大赛

世界麻将大赛

  
  时间在幸福中总过得那么快,转眼间世界麻将大赛已16岁了,好像上天特意安排的一样,我和奇不仅考上同一所高中还成为了同位。哥哥也在这里上高三,他还是像小时候那样保护着我。体育课上,我总能看见奇威风凛凛的打篮球,他还时不时向我打手势,总让我开心好久。
  我的生日到了是奇提醒我,他送给我一串蓝风铃,奇说蓝风铃总是会快乐的撞击着,如果我寂寞了,就可以听风铃唱歌,那就是他在陪伴着我。他还说,他喜欢我且要保护我一辈子,我的脸刷一下就红了,心中的小鹿乱撞着。我很高兴,我知道我是个需要保护的玻璃娃娃,我希望奇可以做我的朋友、知己,我希望他可以一直保护我。我倚在他的肩膀上在操场上一起看晚照。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传来哥哥轻咳的声音,我吃了一惊,惶恐的离开奇,我看见哥哥铁青的脸,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低着头,哥哥真的好生气啊。哥哥什么也没说,丢给我一个礼物盒就走开了。我小心的打开盒子一只漂亮的水晶球映入眼帘,透过玫瑰红色的阳光它那么漂亮像童话中神奇的魔法球。我打开纸条,上面写着:
  水晶球,水晶球,希望你带给玻璃娃娃快乐并实现她的所有的愿望,代我祝她生日快乐。——博
  读完后我心里感觉好温暖好温暖,我是个让人心疼,需要人保护的玻璃娃娃,我真幸福啊。听着清脆的风铃的撞击声,我轻轻地对水晶球说:
  水晶球,水晶球,,保佑奇、爸爸、妈妈还有哥哥永远快乐。
  
  学校里刚考完试,我和哥哥提早回到家中,因为学习繁重我们一进门就钻进了书房。我们像以前一样面丢面坐着,各自忙各自的事儿,我一有问题就问哥哥,哥哥真的好优秀,他从不笑我笨。刚刚突然问我和奇交往的怎样了,我有些害羞,不想告诉他。我听到妈妈说话的声音了,哥哥就威胁我说不告诉他他就把我们的事儿告诉妈妈。我不满的坐下了小声说,哥哥你怎么能这样。
  哥哥说,他不想让别人保护我。
  我说,哥哥,怎能这样啊,我又不是你的。
  哥哥有些生气了,他说反正我还太小不能恋爱。我屈服的点点头,我们陷入了沉寂。妈妈和王阿姨的声音传入房间。
  现在你要熬出头了,博上了大学,你就可以松口气了。王阿姨说。
  哪能啊,你也知道我女儿那病,真让人心疼啊。
  唉,那时候你就不该领养一个有病的小孩,自找罪受啊!王阿姨叹息着。
  她还那么小,我怎忍心让她在孤儿院中自生自灭呢。还好,女儿都长这么大了,健健康康的我就满足了。我和丈夫只想让女儿快乐走过一生,我们就无愧了。
  我听了,泪眼蒙眬的瞪着哥哥,顿时失去了呼吸,我紧咬着唇,真的好伤心,又觉着自己对不起爸爸妈妈。我,竟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我的心好痛啊,哥哥拉着我的手他什么也没说,只让我静静的哭。我的心好乱啊,我觉着我欠爸爸妈妈更多了,他们给的爱让我怎么偿还啊。泪似乎流尽了,我终于能够安静了。
  哥哥说,他会保护我,我点点头,我会守住这个秘密,我不想让爸爸妈妈担心。我面带微笑走入厨房像以前一样抱住妈妈,妈妈笑着说我是小调皮。
  我望着窗外,一眼破碎的阳光泛着淡淡的红色,空气中散着淡淡的花香,丁香花开了,世界却在破碎中变了味道。
  我回到房间,阳光和着风打在蓝风铃上,风铃轻快的撞击着,像奇在同我说话,我打开日记本,开始写日记,因为我知道或许那一天我就会停止呼吸,我要在这破碎的阳光下写尽快乐,歌颂爱。毕竟我还活着,幸福的活着,该给家人留下一点儿痕迹了。
  (未完待续)

   看着幼小的弟弟在我面前渐渐失去呼吸,我的心碎了。弟弟的血染红了我的公主裙,看着他的脸,我真的好怕好怕啊。泪水悄然无声的坠落了,却淡不去我身上的血迹。这一幕一夜夜的在我脑海中重演,梦中溢满了血、泪和悔恨,总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回响着:你杀了你弟弟——
  
  爸爸总想要个儿子,终于在我7岁那年,妈妈生了一个小男孩儿,我清楚的记着那天爸爸高兴的把我抱起来拼命的亲吻着。那是我知道弟弟的到来让这个家更幸福了,他就是我们的阳光宝贝。我看着这个小生命一点点儿长大,感到很神奇,我总喜欢抱着他,吻他红扑扑的小脸,那种感觉很好玩。
  弟弟终于长到了3岁,我10岁,正值贪玩的年龄,有我看着弟弟妈妈轻松多了。我喜欢听弟弟用稚嫩的声音喊我姐姐,那时生活中充满了阳光。爸爸每回回家都会喊着弟弟的名字,抱起他刮他的小鼻子,然后吻着她肉嘟嘟的笑脸,然后全家一起享受美食,生活美满极了。
  但上帝的眼睛中从来不肯容下人的笑容,这个家终于破碎了,但却破碎在我的手中。
  阳光不再属于我们了,笑容也渐行渐远。
  
  六月的一天,天气很好,柔软的云彩随风飘摇着,像要投入谁的怀抱。公园中的杏花开了一树,淡淡的花香那么美妙,想要把人带入仙境一般。
  弟弟说,姐姐陪我踢球吧!我踢给你,你再踢给我——
  看着弟弟的小脸蛋和他暴露出的洁白的牙齿,我蹲下来抚着她的小脑袋轻声的对他说:姐姐要玩猫抓老鼠,你自己玩好吗?弟弟听话的点点头,然后跳到红黄相间的小路上自个儿玩去了。我看他玩的开心便放心的和伙伴们玩得热火朝天。
  “吱——”尖锐的刹车声将我惊醒,那一刻我似乎忘记了呼吸,我奔向马路,看见弟弟小小的身躯像一棵被风吹倒的树,笔直的倒下。泪水溢出眼眶,我抱歉弟弟,他张着小嘴似乎在喊姐姐,他还没来得及喊痛就被夺去了生命。看着弟弟干净的脸,长长的睫毛,稍皱的眉头我的心碎了,我好怕好怕。弟弟的遗容烙在我心上,让我一时一刻也不能忘掉。我看见弟弟的足球仍向远方滚着,我听到了弟弟血流的声音,我看见弟弟的血一点一点染红了我的公主裙,而弟弟原本红扑扑的笑脸却越发的苍白。世界顿时阴暗了,我听到女巫的咒语,我听到死神的歌声,我听到乌鸦的欢鸣,风在肆意地撕扯着我的心胸。
  当妈妈抱着弟弟伤心欲绝的哭着,当爸爸狠命地给了我两巴掌,当我难过得几乎要死掉时,命中注定,幸福要结束在此刻。
  我泪眼朦胧的看着弟弟已扭曲变形的身子,我不敢看他的眼睛,他似乎自喊着:姐姐,你陪我踢踢球吧,姐姐——
  我跪在地上,只听着泪在破碎,心在流血。我好害怕好害怕啊,一个活泼的生命瞬间死去了,弟弟永远离开我们了,生命就是这样脆弱吗?我哭着。
  爸爸揍了我一顿,他骂着我,训斥着我,我知道爸爸很伤心,如果我可以替弟弟死该多好啊。爸爸的话日夜回荡在我耳边:
  你这个丧门星,你害死了你弟弟!你杀死了你弟弟——
  妈妈守护着我,替我挨打,替我挨骂,泪水流尽了,只剩下沉默。我无语,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只顾玩,把仅三岁大的弟弟搁舍在一边。我真该死。
  弟弟,你恨我吗?如果世界麻将大赛可以替你死!如果可以替你死——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郁凌晴)

专题推荐

  • 深圳男子被房东拒绝续租后竟报假警59次
  • 盐田中央公园:趣味游戏逗乐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