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麻将少女阿知贺-青春路上似水年华的友情

文章来源:京东帮助中心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2日  【字号:      】

天才麻将少女阿知贺

天才麻将少女阿知贺

朋友如醇酒,味浓而易醉;朋友如花香,芬芳而淡雅;朋友是秋天的雨,细腻又满怀诗意;朋友是十二月的梅,纯洁又傲然挺立。朋友不是画,它比画更绚丽;朋友不是歌,它比歌更动听;朋友应该是诗——有诗的飘逸;朋友应该是梦——有梦的美丽;朋友更应该是那意味深长的散文,写过昨天又期待未来。
  鲁讯说过:“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名声、荣誉、快乐、财富这些东西,如果同友情相比,它们都是尘土。”达尔文这样说。  
  朋友相处是一种相互认可,相互仰慕,相互欣赏、相互感知的过程。对方的优点、长处、亮点、美感,都会映在你的脑海,尽收眼底,哪怕是朋友一点点的可贵,也会成为你向上的能量,成为你终身受益的动力和源泉。朋友的智慧、知识、能力、激情,是吸引你靠近的磁力和力量。同时你的一切也是朋友认识和感知的过程。朋友之间贵在真诚相待,诚则交之,疑则离之,自私自利、心术不正的人,不妨舍之。 
  真诚的友情是永恒的,“人不能老是行时,在你背时的时候,有人还了解你,就是知己了。”  
  朋友之间贵在互相见谅,“善人者,人亦善之”,对于朋友的优点,不能忌而不学;对朋友的缺点,不能视而不见;对朋友的忠告,不能听而不闻;就是一些过激的言语,或者偏颇的看法,只要是对自己的善言,也不能怒而反讥。 
  突然怀念起校园时代的青葱岁月。大家都是不经事的懵懂少年,常常起纷争,却并非真正为难,像一场场的雷阵雨,大家忘了电掣雷鸣,只记取雨后彩虹。  
  曾经,天才麻将少女阿知贺们踏过的操场,我们奔过的球场,还留有摩擦的痕迹,闷热的天,为什么不下雨,把它冲刷掉。还有我们的教室,我们的桌子,空荡荡的,是谁曾在这里留下过记忆,泪水还有汗水,在此刻都要开始成为过往。今生能否再相遇,如果相遇不上了是否就如永别?想着这些,我的泪水忍不住哗啦哗啦地往下流。  
  曾经颓废的时光,为了一个游戏,我们省下饭钱,逃课出去的奋战,最后我们都被老师捉住了,还告诉了我们家长,我们才这样不甘的停止。那段淳朴的感情,那个美丽的女孩,总是让我迷恋,却提不上勇气去表白,你们都骂我废物,我却无言以对,后来那个女孩转校了,想告白却已经来不及。悠闲的时光夏天,我们跑到茶馆去喝茶,畅谈我们的人生大志。我们的日子是如此的懒散,无忧无虑,却是如此的快乐。时间匆忙,不留痕迹,面对必须分别,我们一起喝了酒,人生第一次喝醉,我们都哭了,第二天看着你们离去的背影,是那么的不舍,我想留住你们,却只捉住那无能为力的记忆。  
  曾经,老师笑着对大家说:“同学们,你们毕业了,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吧!”一句话,让全班同学泪流满面。毕业证,毕业照,相互的拥抱,深深的祝福。而我选择了沉默,它代表了太多。  
  在人生的旅途中我们的朋友,也许就是那一个个的小小的站台。也许有很多站台我们都没有停留,也许我们会在一个小站台稍时休息,也许我们还会在某个站台停留许久!  
  也就是这样一个个的站台连成了我们的旅途中的甜酸苦辣。在每个站台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景,也许还能有自己的故事或者是辛酸!  
  也许在旅途中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还是会记起那某个站台,也许我们也有很多站台都没有记住他们的名字,但是人生却不停止自己的脚步,在一个个小站中连成了一条直线! 
  在青春路上,朋友最真是瞬间永恒、相知刹那;朋友的可贵不是因为曾一同走过的岁月,朋友最难得是分别以后依然会时时想起,依然能记得:你,是我的朋友。朋友不是一段永恒,朋友也只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但因为着份缘起缘灭使生命变得美丽起来。即使没有将来又有何关?至少,不能忘记的是朋友以及与朋友一起走过似水年华的岁月。

已经是夜阑人静了,很多人都已经进入甜美的梦想了吧,而我,这个失眠了的孤寂的人,在浅冬的深夜里,迷惘的徘徊在无端的思绪里,将过往的人和事细细的从脑海里过一遍,似乎要在思绪的角落寻找遗失的珍贵。这样的工作无疑是很累的,就如同在结着蛛网和满是灰尘的老屋里,穿过那些旧弃家具的重重障碍,在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里,仔细搜寻着那颗"遗珠"。

  搜寻自然是以无果告终,旧时光里的"珍贵"已随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淡去,即便是在脑海里也无法储存太多旧的东西,或是有太多新的东西代替它而存在。怀念的,终将会逝去……

  漫无目的的冥想会占据很多时间,而我,无所谓时间的多少。《匆匆那年》里,陈寻说:喜欢回忆的人的脚步总是比别人慢一些。是啊,最近我总是在回忆和冥想中度过大半的时间,故而我的脚步也仅止于这宁静的院落里。以前我总是说着"几时归去,做个闲人"的话,而今在这"偷得浮生半年闲"的时间里,我竟惶惶不可终日,现在看来怕是恬不知耻的附庸风雅罢了。

  晨曦、晌午、日暮、静夜,将时间荒废在了冥想里,我不知道是我遗忘了岁月,还是岁月丢弃了我,在时光里踽踽独行的我,找不到前行的路,看不清迷雾中藏匿的希望,那冗长的时光里,我遗失了自己。

  人说时间是一剂良药,所有沉痛的伤痕都能在一定时间里得以痊愈,那么,岁月留给我的那些伤痛,在偌许长的时间里得以淡化才对,可是我分明感到伤痛无恙,反而随时间的推移,愈加浓烈,虫咬鼠啮般蚕食着那颗炽热的心,那些火热终是埋葬于冰冷。

  我们无法承受生命的轻,同样也无法承受生命的重。岁月的变迁里,流逝指尖的,不只是时光,还有我们青春韶华。生命在时光里缓缓流动,终归会行将就木,趋于终结,也许在我们的旅途走完之前,会有生命里弥足珍贵的人先我们一步走去那个终点,而我们却也不得不将这些生命的"重",放在内心最深处,继续走完自己的生命里程。

  常用文字来刻画岁月。有人说我的文字读起来往往有一种淡淡的忧伤,我想这是那些时间未曾"治愈"的伤痛作祟,也曾写道"风雨如悸,落笔成殇"是我最真实的写照。的确如此,许是人生留给我太多沉痛,许是本性使然,我的笔下从来就走不出欢乐,更多的是那些"悲戚"、"哀伤"的字眼,久而成习,也就无所谓改了。也有人说我"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西格里夫的话拿来赞许我的文字,无疑是很高的评价了,自问没什么文采,被冠以如此高的赞许,我是不敢应承的。好的文字是需要岁月跟阅历积淀的,而我虽在跌宕的人生里历经波折,却没有足够的阅历撑起那所谓的"才情"。也常说着,我非文人,亦非墨客,只是以情做基,以思为辅,以字运文,将最真挚的情感流露笔端罢了。从未想过让自己的文字"出名",只是随心漫话,所谓"漫话"者,无过将一些闲情碎语拼凑成文。最是散漫,所以写了半部的小说就扔在爱阅"长篇连载"里不作理会,网友说我挖了一个大坑,是啊,这个坑也埋了我的小说梦想,或许在某天午后心血来潮时,我会将它更新完,可是谁又能说的准呢?人事本就无常。

  时间如涓涓细流,缓缓流淌,岁月像是承载不了这样的静谧,所以它允了冬以张狂的姿态将寒流吹进暖意充斥的门扉里。不知是畏惧寒冷,还是不适应乍寒的天气,我总觉的今冬格外的寒冷。裹着厚厚的棉衣围在暖炉边,尚觉得寒,彤彤炉火带不去周身的寒意。将心平静下来,渐渐的却也不觉得那么冷了。原来,冷的不是身体,而是那颗冰凉的心。

  岁月很长,时光很短,尘世却太过喧嚣。一直以来我都很欣赏那些遇事不惊,泰然自若的人,有条不紊的处理着任何事情。尘世的喧嚣里,天才麻将少女阿知贺当应修得一颗平静的心,多一些淡定、从容,不去争执,不去喧闹,在院里种植几株月季,淡淡的吐着芬芳,安然静坐,将斑驳的光阴写进薄薄的纸页里,将梨花木柜失去的鲜亮光泽倒影在浓香的墨水里,呷一口清茗,在那一纸素笺,一笔浅墨里,任时光流逝在岁月深处开成一朵花。 




(责任编辑:辛灵珊)

专题推荐

  • 深圳举行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专场音乐会
  • 深圳29所新校开学迎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