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兼职-小姨和查里斯先生

文章来源:Oracle 官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0日  【字号:      】

大学兼职

大学兼职

  岁月雕刻风尘,渐渐幻化成你的面容。

印象中的你还是白白嫩嫩的儿童模样,穿着印着动画主角的幼稚T恤,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已经长成一个有着开朗笑容,比大学兼职高出半个头的少年了。

毕业以后我们分散两地,对你的了解也仅限于友人口中,“他现在成绩很棒噢”或者“他有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毕竟相隔太远,疏于联系。

偶尔在某个睡不着的夜晚会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子里是一些天马行空的幻想:“或许我在想到某个人的时候,某个人也会想到我,即使我不知道他现在怎样身处何方……”这么想着,一个晚上便过去了。那个人就是你。

有天你突然打电话过来,问我是否知道哪里可以学吉他,我有些讶异,后来聊了什么已经记不清。从那以后,我存下了你的手机号码。

不得不承认,三年的时间里你变了很多,脑海中那个因为转学离开家乡而大哭的孩子已经被现在这个学识渊博而多闻的少年代替。

我们会谈论许多话题,大部分是你讲我听,我总是为你的学识所惊讶。因此我会去看你看过的书,去听你听过的音乐,去了解你所喜爱的时代,开始去关注时事并自己去思考,还尝试着动笔去记录自己所想,在每一次和你的交谈中,我都能有所收获。

你会和我聊韩寒,也会和我讨论米兰昆德拉,你会谈到陈绮贞,也会跳到周云蓬。你会以自己的视角去关注时事新闻,也会在空间里刷“考试不努力,过年没有压岁钱思密达”,你欣赏三位一体的高考,却也不愤青现今的高考制度。

在你的影响下,我去读了三毛,领略撒哈拉的风情;读张爱玲,体会她笔下的小团圆;读昆德拉,细品生命不可承受之轻;读村上春树和莫言。

慢慢地,我从模仿你找到了自己的乐趣所在,我喜欢《双城记》《红与黑》《包法利夫人》《战争与和平》,我读明清时期的半文言小说,还读国外英汉双译的大部头。

我走在路上戴着耳塞会听《花房姑娘》也听《渺小》,边听文艺女神田馥甄边笑她矫情,听老乐队唐朝,我知道了有个叫作斯威夫特的姑娘,也知道了手嶌葵。

我在你的影响下逐渐踏出自己狭隘的空间,去接触更广阔的世界,惊讶于世界之大和自身的渺小。你就像是我的眼,带我去领略不同的世界,打开不同的门,引导我走出自己这片方寸之地。

谢谢你,遇见你,真幸运。

读完作文材料,深为修船工助人不图报的品行而感动。同时,让我想起小姨帮助别人,反而受到被帮助者更大帮助的事。
18岁那年,小姨只身去德国求学。仅仅两个星期的兴奋一过,她就陷于了父亲去世的悲伤和人生地疏的生活和学习的压力之中。
一天,为了排除郁闷,小姨去了市场。她看到一位与父亲年龄相仿拄着手杖的老人摇摇晃晃的,就赶忙跑上前去接过老人手中的一袋苹果,帮他恢复了平衡。
“谢谢你。”老人用德国人那特有的轻快语调说,“我没事了,别担心。”他那对明亮的蓝眼睛洋溢着笑意和善良。
“可以跟你一起走吗?”小姨问道,“我想确保你的苹果不会过早地成为苹果酱。”
小姨和查里斯先生的友谊就这样开始了。一路上查里斯先生拄着手杖走得非常吃力,到了他家,小姨帮他放好苹果,又帮助他做好了晚餐,并问以后可不可以再来看他,定期帮助他。
此后每个星期小姨都定期拜访查里斯先生两次,每次总是在同一时间。而每当小姨去时,老人总是坐在椅子上,手杖靠在墙边。他看到小姨总是分外地高兴。他们边准备晚餐边聊天,小姨告诉查里斯先生自己非常内疚,因为父亲去世前整整两周,自己赌气没跟他说一句话。查里斯先生有时插几句话,但大多时间都是在专心倾听。老人的微笑和热情很快在小姨的生活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
大约一个月后,小姨没有事先打电话就去看查里斯先生。当走到门前,看到查里斯正活动自如地在花园里工作时,小姨惊呆了:“这怎么会是那个离不开手杖的老人呢?”小姨想。这时,老人突然也发现了小姨,面对小姨的惊讶,他表现出很不好意思。
老人告诉她,第一次在市场相遇时,自己刚刚扭伤了脚踝,可第二天就能正常走路了。如果只是为了让小姨帮他做几顿饭,显然没有必要这样装可怜;他是在小姨第二次来时,看出她非常不快乐,如果知道没事,不是为了帮助自己,恐怕就不会来了;但是小姨非常需要向人倾诉,需要一个知道如何倾听的人……
小姨本意是帮助查里斯先生,结果查里斯先生却大大帮助了她。老人把自己的时间当作礼物,把父亲般的爱赠送给了一个需要关心的女孩,从而使小姨从丧父悲哀和生活不适的苦闷中走了出来。这恰好印证了那两句古训:我为人人,人人为大学兼职;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责任编辑:令狐君昊)

专题推荐

  • 深茂铁路深圳至江门段年底动工 西丽、深圳机场为地下站
  • 深圳明年建成4.5万个5G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