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兼职招聘-我怕我会忘记

文章来源:心食谱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0日  【字号:      】

成都兼职招聘

成都兼职招聘

   因为懒,所以在一家小饭馆包餐,因为店主姓周,谈起来还有些亲戚关系,店主又十分热情,于是成都兼职招聘很乐于又多了一家亲戚。

  我去A城之前,店主周大姐塞给我一大包吃的东西,我一向怕欠人情,所以特别在意,心里每每想着以后“报恩”的情景。从A城回来,天寒,我提着一盒礼物,穿着秋鞋去周大姐家吃饭。大姐抽空出去,不一会儿就给我买回来一双棉鞋,见我穿着不合脚,又抢在手里,赶去鞋铺给我换鞋。我便想,有哪个心善的人能像周大姐这样待我呢!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暗暗下着决心,暖流涌遍全身,我不停地对大姐夸这棉鞋的舒适合脚,还矫情地在大姐的屋里穿着鞋踱来踱去,脸上挂满欣喜,就像第一次穿棉鞋一样。

  这个月先后共放了八天假,我回到家,迫不及待地把在学校外面相识大姐的经历告诉爸妈,爸妈的反应不及我那么热烈,但是笑着答应找时间去拜访大姐。

  月底,我去跟大姐结账。若按实际就餐次数计算,该四月十三日到期续费。周大姐和蔼地笑着,说:“多顿少顿有什么关系,我们自家人,本不该收钱,所以,就算四月五日到期吧!”大哥接着说:“昨儿有人来包餐,问我是按顿算还是按月算,我就笑他:你们放假的时候,可以照旧来吃!”我略沉默一瞬,笑着对他们说:“哥,姐,离三月五日还有两天,我已带钱来了,交给您们。”大姐客气了几句,才收下钱。

  天渐渐晴朗起来。每天去小饭馆吃饭,看到大哥大姐在油烟笼罩下忙碌,我心里被激起一股柔情。我打心底能够体谅大哥大姐被生活驱使的劳累,因为我自己的妈妈,成天地在小学食堂里给人做饭,累不用说,每月的薪酬不过八百元钱,还不够我两个月的包餐费呢。

  在饭馆,听大哥喊过累,同时也听到他的自豪:“累是累了些,不过利润也是有的,比那些干苦力的强!”这时候大姐便瞪大哥一眼,说:“挣什么钱呢,帮弟他们做好饭菜、保证好营养,等他们考取大学,才是美事一桩哩。”然后大姐就对我说:“弟呀,看你这面像,倒和大文学家鲁迅有些相似,我看人可不差,你必定会有大出息!”

  晴朗的天气让下午的街景蒙上一层金色,我满怀着对美食的期待,在悦目的夕照里踱进小饭馆。今天的菜汤里有一些肉丸子,丸子用肉加工而成,比肉更细嫩,我却从这丸子里尝出有些浓的霉味儿。我咀嚼炒白菜,从牙缝里剔出来一小块黑的纸壳。

  离六月高考只剩五十多天,来大姐的饭馆里包餐的学生逐渐多起来,现在已凑了满满一桌。记得不久前我给大姐的饭馆写过广告,还在班上作了宣传,可收效甚微。而今饭馆终于生意兴隆了,看来该归功于大哥的厨艺。

  今天下午,我有些饿,狼吞虎咽地吃了好几碗饭,饭毕和小D一起从和谐餐馆(大姐饭馆的名字)走出来,满足于肚内的充实,我和小D边走边聊天。小D小心地问我:“你有没有在饭里吃到什么东西?”我有些讶异,回他道:“没有啊。”“菜里有虫子,这么长——”小D用手比划着,我发现他显现在脸上的激动。我心里“咯噔”一下,厉声回他:“这种事可不能乱说!”小D说:“千真万确,骗你我就是你儿子!”他又说:“其实我已经发现两次了,上次是一条细长的蚯蚓,粘在菜叶子上的,我旁边那个也看见了……”

  食物在我的肚子里翻腾,我俯下身吐了几滩口水,然后无可奈何地回到寝室。

  我想起一则电视新闻,说有一个男孩做开颅手术,从颅腔内取出一条细长的虫子来,这虫子本来栖息在一块未能煮熟的青蛙肉上……

  倘若我的体内也长出一条虫子,该怎么办呢?在这个充满和谐的世界上,已经有许多好心人告诉我:要讲究饮食卫生,不吃未清洗干净和变质的食物。而我知道,只有良心才能约束人的行为,在吃与不吃之间,包含了太多的学问。

 “你认真听着,我要马上告诉你一件事情,我怕我会忘记。”他说,语气里有点焦急。
“好,说吧。”她以为是什么急事,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哪怕她正忙得焦头烂额。
“我梦见你了。”他悄悄地说。电话那头声音低得让她正好听得见。
“什么?”她还是又问了一遍。
“我梦见你了。”声音非常的温柔。
她愣了一下,觉得非常幸福。
“我梦见你了,真的。”她没说话,他以为她不相信呢。
“还有其他人吗?”
“没有了,就我们两个。”
“哦?那么奇怪,我们在做什么?”
“我骑着单车载着你去学校。”
“去哪个学校?XX中学还是XX大学?”
“XX中学。到门口了,我叫你下来,你硬是不肯下车,我就说,老师来了,你‘倏’的一声跳下车,跑进了课室。”
听完这句话,他们就在电话里一起呵呵地笑了起来,那一瞬间,她觉得仿佛又回到了过去,那段非常单纯美好的岁月。
她平时睡觉经常会做梦,有一段时间几乎每个晚上都会梦见他,梦里的背景很多都是生活中的片段,有以前的,也有现在的。看了《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后,有一个场景是男女主角在校园里打扫卫生的,这个场景曾经在她的梦里出现过,并且如此得相似。
她听他提起过这部电影,以前从来没见他那么认真地提起一部电影几次,然后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她看了,因为同事在办公室里发票,她想起他提过,就拿过来看了。可是她不觉得有什么,虽然有些片段似曾相识,偶尔也会觉得温馨感动,但是也就是那么一闪而过。
情人节的晚上,他们在等公交车。她现在的生活几乎没有坐公交车的习惯了,因此心里有点不耐烦。他们坐在快速公交候车亭那里的长凳上聊着天,当时已经很晚了,候车亭里就他们两个人。他突然说:“《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有一个情节很经典,你记得吗?很像我们现在。”她想了很久,以为是在火车轨道那个片段,可他摇头说不是。
“是那个很温馨的片段,他们在等车,那个男孩子陪着那个女孩子等车去学校。”
她想起来了,她还想起来他们说的话。她从来不觉得这一幕经典,可是他会这样觉得。他总是这样,常常有一些她忽略了的东西,他却记得,并且珍藏着很久都不会忘记。她再也不觉得无聊了,甚至觉得情人节等车也是件美好的事情。她又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关于他的,还有其他人的,很多很多,又像做起了梦,梦里的人影在走动,每一个都有一段故事。
她经常做梦,可他却不,他说他每次都是一睡到天亮,几乎不做梦。
她曾经逼问他,有没有梦过自己。他想了好久,说:“好像有,不过那是好多年以前了,那时我们还没在一起。”
她当时觉得很难过,自己很少出现在他的梦里,而且,好多年以前的梦,他早已经忘记了情节。
“你认真听着,我要马上告诉你一件事情,我怕我会忘记——我梦见你了。”
现在听到这句话,她却觉得一次就够了!他曾经说过,那些年,她坐过好多人的单车,偏偏不坐他的单车,还有,他的摩托车就停在她的身边,等了好久,她却偏偏坐上了其他人的摩托车。那些年,很多的遗憾,他现在用梦补回来了,变成了美好。
他还说过,他们在一起后他就很少做梦了,更少梦见她。他说,你都已经在我身边了,干嘛还要做梦。当时她非常不解,觉得他强词夺理,现在觉得有点意味深长。
她却还是经常做梦,那些长长短短的梦里还有很多他们以前的同学、老师,有时她醒过来总是不敢相信那些都是梦,如此得逼真,就像回到了以前。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梦里还是一直没醒过。
“你认真听着,我要马上告诉你一件事情,我怕我会忘记。”
“好,说吧。”
“成都兼职招聘愿意一直这样下去!” 




(责任编辑:刑巧香)

专题推荐

  • 深圳宝安一小区墙体开裂透光,居民十年提心吊胆盼棚改早日推进
  • 看焰火晚会注意!今天深圳湾片区分时分区管制周边道路